萨拉·佩林:坚持跑步35年 绝对会跑赢奥巴马

[摘要]萨拉·佩林,这位年轻有为的女政客在接受美国跑步网站《Runner's world》(以下简称RW)的采访时,坦言自己就是一个跑者,她“强硬且受苦”的性格也许来自曾任越野赛跑教练的父亲查可·希思。

 萨拉·佩林:坚持跑步35年 绝对会跑赢奥巴马

萨拉·佩林

 萨拉·佩林:坚持跑步35年 绝对会跑赢奥巴马

2008年,萨拉·佩林为麦凯恩竞选总统造势。

“当时我在为麦凯恩的竞选工作奔走,特勤局的工作人员会随着我一起跑步。我得想着自己的形象问题,我不能气喘吁吁,也不能看上去太过痛苦。我正想着呢,结果在一个山丘上,我摔倒了。更让人羞愧的是,当时一群特勤局的家伙就坐着一辆高尔夫球车停在我身边。我的手受了伤,还在滴血。后来在斗嘴时,一块丑陋的黑色邦迪就贴在我的右手上,每一次挥手都让我痛苦不堪。”——佩林(丹·西蒙斯)

萨拉·佩林,这位被誉为美国政坛“多面娇娃”的女政客,近年吸引了全美国政坛和媒体的注重力。出生于1964年的佩林现在已经是美国政坛上炙手可热的女政客,她曾于2006年到2009年期间出任阿拉斯加州州长;当时的她可是阿拉斯加州历史上最年轻的州长,也是第一位担任这项职务的女性。2008年时,时年44岁的她更是成为了总统候选人麦凯恩的副手,虽然最终麦凯恩在选举中败给了奥巴马,但佩林的出色浮现仍是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在今年的3月16日,她还在共和党的大会上激情演说,用猛烈的言辞赢来了无数掌声。用美国媒体的话说,萨拉·佩林的“天使般面貌、运发动体魄、首脑气质外加远大理想”给她加分不少。这位年轻有为的女政客在接受美国跑步网站《Runner's world》(以下简称RW)的采访时,坦言自己就是一个跑者,她“倔强且耐劳”的性格也许来自曾任越野赛跑教练的父亲查可·希思。

“我跑了35年”

RW:你什么时候开始跑步的?

佩林:我的家人都是跑步的忠实拥趸。我父母是在1970年月中期的时候萌生跑步的想法的。所以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一家人经常一起出去跑步。直到现在,我约莫已经跑了35年。

RW:那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参加比赛的情景吗?

佩林:我父亲那时是个田径教练,他把邻人家的孩子全都荟萃起来,拉到运动会角逐。厥后,我们经常举行家庭跑步赛。

RW:你和兄弟姐妹一起跑步?

佩林:我的兄弟姐妹,包罗我的父母都是很优异的跑者,不得不说他们都比我强。我妈妈和爸爸都是马拉松跑者。我爸爸曾多次加入波士顿马拉松赛,我妈妈则在大赛上拿到过她这个年事组的冠军。相比起来,我的目标就是只管跟上他们的节奏就好。

RW:听起来你更适合篮球运动。

佩林:嗯,实在我照旧很喜欢跑步的,相比起其他事情来,跑步需要我支付更多的勇气。只要我下定刻意,我就能体现精彩。

RW:也就是说,跑步才是你的第一运动,篮球还得向后排?

佩林:简直是这样。我的怙恃在家里一直向我们强调康健和跑步的重要性。因此跑步早已成了我们发展过程中的主要组成部门。我的其他兄弟姐妹也是一样,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在运动场上活跃着。我也会经常想去外面跑步,去为我的跑步做一些企图。

RW:你父母是怎么教你跑步的?

佩林:他们教会了我自律和设立目标。当时我的父亲正在为波士顿马拉松赛做准备,我从他身上体会到了什么是“自律”。他的食谱健康无比,在阿拉斯加那零下20摄氏度清早里跑步。他用现实行动告诉了我要完成目标需要怎样的决心。他也总是在我们受到了危险,无法坚持下去的时候勉励我们。有时候,你就需要这样的勇气来渡过艰难的时光。

和特勤局的人一起跑步

RW:那你有过长时间不跑步吗?

佩林:只有我怀孕时间长了以后,我才会暂时放下跑步的设计。我曾经5次有身,我每次都是直到快要生产之前才制止健身的。几年之前,我还曾起劲训练,就为到场一场马拉松赛。那一年的夏天对我来说真的有些艰辛。当然,我也曾有过几段时间相当忙碌,以至于没有时间再像以前这样跑步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跑步的强度似乎也在削弱。

RW:你会给自己设定一个底线吗?好比说最少几多天跑一次?

佩林:固然,有些人总会说:“再过几天,我们就准备跑上个半小时。”但你也知道,这样的事情险些从来不会发生。不过这也让我自己出门健身的时候更受鼓舞。我会和特勤局的工作人员(美国特勤局是卖力安保的部门)以及我的丈夫托德一起跑步。我曾经在美国的很多州都留下自己的足迹,这样的感受真的相当好。最好这样的经历再多来频频!

RW:能透露一下你在竞选时代的跑步经历吗?有没有哪一次让你特殊“显眼”?

佩林:天哪,还真有这样的经历,我都羞于启齿了。其时我为麦凯恩的竞选事情奔走,而这件事就发生在他和乔·拜登辩说会最先之前的几天。在这个天下上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在烈日之下奔跑,跑过那滔滔灰尘。在阿拉斯加的时候,这一切可不多见,以是一旦有这样的时机,我就会像置身天堂那样的幸福。我还记恰当地有许多山丘,我能明白感受到自己的脉搏,我的肺都要爆炸了,不外这一切正是我所追求的。

我很喜欢自己单独跑步,因为有特勤局的工作职员追随着我的话会给我带来一点压力。我得想着自己的形象问题,我不能气喘吁吁,也不能看上去太过痛苦,在跑步的历程中要挂念这么多事情真让我有压力。我正想着一切呢,效果在一个山丘上,我摔倒了。更让人羞愧的是,当时一群特勤局的家伙就坐着一辆高尔夫球车停在我身边。当时我的手受了伤,还在滴血。后来在冲突的时候,一块貌寝的玄色邦迪就贴在我的右手上,每一次挥手都让我痛苦不堪。

RW:可是媒体似乎没有报道过这件事。

佩林:当然不能报道啦!我让跟着我的那些家伙立誓保密了。当时我的手理应接受缝针治疗,但我对那些人说:“绝对不要。我们洗濯一下就好了。”我很谢谢那些人,他们一直都很照顾我。话说回来,现在我的手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疤痕。后来我再看到那次申辩会的照片,照片上的我贴着难看的邦迪,我就想:“还好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了。”

RW:特勤局的人帮你保密了?

佩林:当然。他们帮我守旧了好几个月的神秘,对此我十分的感谢。

RW:你喜欢一个人跑步吗?

佩林:是的。我不喜欢在跑步的时候和别人交流。在我的生活中,这是我难过的独处时光。若是我和朋侪竞赛跑步的话,他们都知道我可不会和他们一起跑,但一起出发和一起抵达终点的感觉倒是不错。不过和我年仅1岁的儿子一起跑步可是纷歧样的事,因为我基础不用语言,他就喜欢悄悄地听我唱歌。

最让我感动的跑步经历却是几年前的一件事。当时我正在为参加马拉松而刻苦努力着,我的另一个儿子开着车跑在我的前面,沿着我的门路给我准备水瓶。我简直像是被儿子宠坏了一样,那一刻的我感觉自己就像跑步界的女皇!他还会在瓶子上写:“妈妈我爱你”或者“妈妈再努力一点!”那个夏天对我来说太难以忘怀了,我不仅收获了幸福,还缔造我至今为止的全程马拉松最佳结果:3小时59分56秒。就算你拿全世界来和我换这段经历,我都会坚定地说:“不!”

阿拉斯加的跑步之旅

RW:能谈谈你在阿拉斯加的跑步经历吗?

佩林:阿拉斯加的夏夜很迷人,直到晚上10点或者11点钟,你都还能看见太阳。我会踏着阳光奔跑,将阿拉斯加的美景一览无余。不过冬天的时候天气可就不这么优美了,但就算外面寒风凛冽而且一片漆黑,我照样想出门磨炼。我会穿上无数粗笨的衣服,套上两双毛袜,然后再穿上硕大无比的鞋子。阿拉斯加遍布着这样的跑者,我只是成千上万跑者中的一个。

RW:严寒的跑步之旅,你会准备些什么?

佩林:经由这么些年,你总会知道该穿什么。只要把脸上裸露的部分全都遮掩起来就好,横竖在阿拉斯加,各人出门的时候都这样。跑步的时候我们也这样,不过对我来说这样可有些贫苦。跑步的时候你得关注自己的脚步,现在需要你体贴的另有天气。我会抓紧一切出差的机遇,也会珍惜阿拉斯加的炎天。

RW:你会在跑步机上跑步吗?

佩林:我会,但我并不喜欢。我自己的车库里有一个跑步机,不过我只在没有其他措施的时候才会去那里跑步。

RW:你在阿拉斯加的时候有没有被动物袭击过?

佩林:没有,188备用网址,我在跑步的时间没有。但有一次,我和一只雌性的黑熊走得很近。那时她的幼仔正爬在靠近政府大楼的树上。我在阿拉斯加跑步的时刻经常看到麋鹿,但我不会去打扰它们。

RW:你最喜欢在阿拉斯加的那里跑步?

佩林:当然是在朱诺市(阿拉斯加州首府)。那里有漂亮的风物,你可以一边跑一边浏览,而且所有的美景似乎是离你那么的近,好像触手可及!在那里,你可以瞥见北美最大的山脉麦金利山,地平线的远端还有活火山。在这片土地上,天主造物之痕随处可见。

“我会跑赢奥巴马”

RW:你约请过政治生涯中的朋友们一起打篮球或者跑步吗?

佩林:有过,但大部分的时候我都市自己的孩子们一起。当我和政治生涯中的同伙们一起出门健身的时候,我很喜欢和麦凯恩开顽笑。谁人时候他正在举行竞选运动,我和他会一起慢跑,我会习惯性地和他开玩笑。

RW:他和你一起出去跑步过吗?

佩林:没有。

RW:你和政界朋友跑过步吗?

佩林:没有,因为我每次出去跑步的时候都是悄悄行动的。如果有人想叫我一起去跑步的话,我会直接回覆他们:“对不起,我喜欢一小我私家跑步。”

RW:跑步对你的政治生涯有什么启示?

佩林:跑步教会了我生涯。你必须拥有决断力,同时还得为自己的生活定下目的。你不能诉苦,埋怨某样事物让你受伤,由于没有人想听这些。政治和跑步一样,有时候会让你抓狂。但从久远来看,你会乐在其中的。你终究会明了什么才是对你有利的,你也会明确有些时候岂论怎么样,有些事你必须履历。

RW:你成为副总统候选人的那一天出去跑步了吗?

佩林:那天一早,我的确出去跑步了。然后我接到了来自麦凯恩竞选举动的电话,那时我正和自己的孩子们在一起。当时的我很想出去跑上一场来庆祝。

RW:跑步是你的一种庆祝方式?

佩林:5月份的时候,我丈夫问我母亲节想要什么礼物,我说:“让我跑上一个小时,我就兴奋了。”

RW:听说我们现在的总统奥巴马是一个跑者,你会和他一起跑步吗?

佩林:为什么不?有人问我有没有和奥巴马打过篮球。嘿,他可要比我更高峻一些,但我可不会抱怨。

RW:你会打败他吗?

佩林:这还用问吗?我的耐力更好一些。如果你和我曾经的教练相同过的话,他会告诉这样告诉你,如果我们进行的是长跑,我绝对会击败他。

(转载于《Runner's world》网站,董思韵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