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天下 >

这真是一个自残式任务

“我不其余工作,我必须学会处理好那些压力,同时我心田始终由于自己技巧不够好而觉得沮丧,我需要面对这些战斗。我曾去法兰克福试训过,我看到了安迪-默勒,他那时候和我一样19岁,我心里想,如果他们踢的才叫足球,那我踢的就不知道叫什么了,他是世界级球员,而我……我连级别都没有。”

看到克洛普对足球运动如此有热情,你很难信赖他也曾有一段时光很不享受这份工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在德乙的美因茨踢前锋,后来转为后卫,他表现那段时间本人是在为生存而踢球。

心直口快的渣叔

“作为主帅,我已经晓得这个球员下一场或者不会再进三球了。但帮助他们成为一个独破自信的人,仍是咱们团队每天工作中很主要的一部分。”


“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给所有人一个机会,让他们感想到自己是盘算中的一部分。这对我来说很容易,因为我知道球迷们非常重要,兴许其余人有不同的观点,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对咱们重要的人。”

我意识到当初自己并不任何执教教训但我对可能得到这个机遇感到很激动甚至于我从没考虑过假如执教成绩不佳被炒鱿鱼了怎么办很多年后我才意识到如果当初自己被炒了可能就再也不会有球队要我了这真是一个自残式任务。”

据进球网报道,日前在接收专访时利物浦主帅克洛普表示,自己当初执教美因茨简直就是一个自残式义务。

      

“我明白生涯是良多经验的凑集,有好的也有坏的。每当我想到那些好的教训我就会起一身鸡皮疙瘩,那兴许就是一种生存技能。”

在谈到自己的管理理念时,克洛普说道:“去发现一个大家都能感触到被须要跟被尊重的环境,这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

“我从不演戏。”克洛普在谈到执教美因茨的经历时说道。“我记得自己说过那支美因茨是我效力过最好的球队,我还说作为球员我很难成为那支球队的一份子,我是真的信任球队的实力,所以我不用演戏,我只有告诉他们我心里的切实主张就行,最终球员们也开始相信我了。”

克洛普始终是一个特破独行的人,他总是后悔遵从命令,然而他也会从自己每一次福分不佳的遭遇中学习跟成长。因此,十年后,当克洛普自己成为了主帅时,他给中场法比安-盖伯尔放假,让球员去参加他母亲的生日派对。最近,克洛普接受了进球网的专访,谈到了自己对足球世界的一些意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